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秋菊落英专栏】解读——日本体操到底领先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9-10-03 15:11:20来源:必发娱乐-bf88官方网站点击:31

  

  “

  日本体操的崛起,是日本为东京奥运砸的钱见成效了吗?

  ”

  作者:秋菊落英 出品:体操光年

  作者按——

  作为一个体操迷,居然想要做深度分析他国体操系统的事情,还拟了这么个标题,是不是有些自大?关注日本体操将近十年,比赛看多了,人脸认全了,就想着不要光看热闹,挖掘一些场外的东西,知道日本体操的体系究竟是怎样的。因为不是业内人士,难免会有不当之处,请大家去芜存菁,欢迎指正!

  ps,既然要分析别人,就肯定要多看别人的优点,我并没有拿人家的优点来比自家的缺点捧一踩一的目的,我们可以不喜欢对手进步,但必须知道对手进步的原因。

  又ps:本文很长,建议大家在有兴趣和有时间的基础上观看,谢谢!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经想过写一篇题为《我为什么会喜欢日本体操?》的自白,或者结合近况来一篇《日本体操为什么进步》之类的,可想来想去标题就变成了这样——之所以会写这篇,主要是因为看到针对近期日本体操队表现网上的一些声音,与我多年观察所认识的日本体操,呃,怎么说呢,差距比较大……加上平台一直在主打“我为体操建言献策”的功能,就将我对日本体操的感想总结了一下,以求让大家对日本体操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

  近几年日本体操队在国际赛场上取得的成绩,特别是女队,相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可是很多人将这种进步的原因归结为“日本为了东京奥运而砸钱”,恕我直言,这就有点用天朝的惯有思维来衡量别人了。

  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日本体育和美国一样是靠散落在全国各处的私营俱乐部支撑起来的,很难像天朝这样通过国家队来实现短期的集中提高。就竞技体操来看,除了国家队集训时开始购买世锦赛的全套原装器械(以往因为地板太贵而使用本土制造的)、出征大赛有全员商务舱(还是航空公司赞助的)之外,至少目前来看并没有明显的砸钱行为。

  和美国一样,日本体操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并且仍不满足于此,里约奥运会后水鸟寿思主教练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的体操俱乐部数量是千级的,而美国是万级的,日本在体操的普及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

  然而在我看来,“广泛参与”并不足以解释日本体操的成功,因为任何项目在任何国家想要取得成功都需要这一基础;日本体操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将俱乐部的广泛参与和集体主义的传统文化结合起来,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优势,如果用一个词概括的话,就是体教结合。

  想要了解这一点,要从一个比赛讲起:高校综体。

  高校综体,全称“日本全国高等中学校综合体育大会”,是日本高中界最重要的体育赛事。没听说过吗?不要紧,你一定听说过这个:

  

  没错,《灌篮高手》里的全国大赛,就是高校综体的篮球比赛,而我们要说的,则是高校综体的体操比赛。

  每年8月,日本体操有两项重要的国内赛事:高校综体和全青。从表面上看,高校综体产生的全锦赛名额绝不多于全青,男子有两个,女子没有,而全青女子AA前20名都可以直接获得明年全锦赛、也就是选拔赛的资格。那么两者哪个更受重视呢,应该是全青吧?然而无论从选手的重视程度、媒体的报道力度、和举办地的热情来看,全青都不如高校综体来得红火。

  高校综体如此受重视的原因,主要源于日本的教育改革。日本从90年代开始推行“素质教育”,各中学将下课时间提前到3点,以便进行社团活动,于是各学校就有了多种多样的文体社团(日本的体育漫画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大量涌现),体操俱乐部也依托这些社团走进了校园。

  简而言之,高校综体就像是日本高中生的一个小奥运会,并增设了一些剑道、空手道等具有日本特色的项目,各地可以轮流申办。体操的设项有团体和个人全能,全能成绩由团体决赛直接决定,各单项也会列出名次但不颁奖。

  

  (图为2017年高校综体体操比赛现场。)

  和动漫里一样,各校体操部想要参加高校综体必须通过选拔。体操这边比较简单,由于日本有47个县(都/道/府,相当于省级行政单位),因此体操的选拔是“一县一队,东道主两队”,这样刚好48支队伍便于分组。也有一些地区级比赛如关东大赛、东海大赛、近畿大赛等,但不像灌篮高手或网球王子里那样具有淘汰晋级的功能,就是一场普通的校际比赛。

  当然有一些“体操大县”可能二三名的学校都比其他地方的第一名强很多,但为了推广体操让各地都有参赛机会,大家都只能拼了命地撕县内第一。各县的选拔方式不尽相同,有按照县体操锦标赛来的,有按县高校综体来的(对,县里也有高校综体),还有一些体操大县如神奈川会专门增设一场“全国高校综体最终选拔赛”来决定最后的名额。除了团体之外,每县还有2个个人名额,可以来自团体入选的学校也可以来自其他学校。

  那么日本有多少高中设立了体操部呢?我们先来看几个比较少的,茨城县(直到去年才由山室光史拿到本县的第一块体操奥运金牌):

  

  长崎县(虽然出了内村这种大Boss,但是从高中开始就离家进京训练了,山室也是在隔壁的埼玉县训练的):

  

  再来看几个比较多的,比如包揽了今年高校综体男女团体冠军的千叶县:

  

  埼玉县:

  

  以及神奈川县(所以说两部最红的体育漫画都把“王者学校”设定在了神奈川不是没有道理的):

  

  每年8月,从各县选拔出来的少男少女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高校综体,为了“全国大会”的荣誉而战。体操团体的赛制为443,因为有48支队伍,资格赛就要比整整两天,决出男女各16支队伍、和团体前16名之外AA成绩最好的20名个人进行最后的决赛。

  因为日本非常重视学校体育,所以高校综体往往能吸引大量的地方媒体,如果取得了好的名次,本地媒体会大力报道,我们在天朝也能从网上读到。随着新媒体的发展,日本“高中体育连盟”从2013年起在官网上转播比赛,去年开始更是开设了Youtube频道进行分场地分镜头的全程直播,体操项目分10个窗口直播三天,这是连全锦赛都没有的待遇。

  当然,由于与大赛的备战时间相近,一些国家队选手可能会错过高校综体,比如去年参加了里约奥运会的杉原爱子和宫川纱江。但高校综体的本质就是一场青春的盛宴,并不会因为少数顶尖选手的缺席而褪色,而且去年特意将时间定在8月3-5日,本身就有一种“为奥运献礼,做明天的奥运选手”的意味。(所以我要是漫画作者,我可不会为了让最大对手延迟登场而编造一些匪夷所思的伤病或者去美国训练了之类的理由,直接就说“去国家队备战世青赛了”才是真壕~)

  高校综体的兴盛,为日本体操带来了许多独树一帜的优势,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扩大群众基础,保证好苗子的来源

  这一点是最显而易见的,都说日本“只有天朝的一个省那么大”,可就是这一个省,却凑齐了48支团体参赛队伍,每年参加高校综体的男女体操选手共有500多人,这还只是县内出线了的人数,还只是高中这一个年龄段的人数。

  应该说,高校综体是日本青年体育界的最高目标,而围绕着这个目标,日本体操形成了从市、县、地区到全国,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一整套青少年锦标赛和校际比赛的体系,就像美国的level1-10,每个练体操的孩子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哪怕世界大赛过于遥远,也可以“每天实现一个小目标”,为了拿到县内第一冲进“全国大赛”而努力。这样自然能吸引更多人来练体操,好苗子也就从这些基层比赛中逐级“冒出来”了。

  从校园比赛中受益的不只是选手,教练也一样。日本的体操队员在退役后基本都会当教练,这一比例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很多运动员看似退役后就消失,其实他们都“下沉”到一线教学岗位上去了。例如神奈川县的翔陵高中,今年第一次拿到县男团冠军参加高校综体,在这样的体操大县,想要突出重围是很不容易的,为此神奈川新闻专门采访了他们,才知道他们的教练是前国家队队员、参加过2003年大运会的佐佐木彰文,为了冲击全国大赛已经努力了近十年。校园体操的繁荣使得高水平教练愿意扎根基层,反过来又推动了校园体操的发展,形成良性循环。日本体操好的技术和经验,也因此得以积累和传承。

  二、为青年运动员的前途铺路,大大降低了选择成本

  如上所述,日本的体操俱乐部很多,各种青少年比赛也很多,为什么要重点说高校综体呢?除了比赛规模大、关注度高之外,高中阶段对体操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15-18岁是男队员技术水平提高的关键时期,女队员更是宝贵的黄金期;但另一方面,小时候练体操还可以当成“特长”,而到了高中学业压力增大,如果没有练成专业的可能,就势必要放弃体操。高校综体的存在,为这一关键年龄段的选手继续坚持提供了保障,不仅是体操,在日本很多项目都有“得高校综体者得天下”的说法。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体操俱乐部开始推行“体操进校园”,即与当地的学校联手,推荐自己的选手去指定的初中或高中,并将训练时间与社团活动结合起来,让体操训练成为社团活动的一部分。这样一来,对青年运动员来说,学业和体操在最大程度上得以兼顾,比好了还能获得推荐上大学的机会;对于学校来说,专业体操俱乐部的加入丰富了社团活动的内容,提高了本校在“全国大赛”上的成绩,可以当作政绩来宣传;对俱乐部来说,升学的保障让他们留住了好苗子,留住了未来“大器晚成”的可能性。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

  说到这里不得不多说几句:日本的男选手几乎从60年代就在高中里训练,所以日本有很多传统名校被日体协当作“看家宝”来炫耀;而女子体操由于成材年龄小,对身材饮食的要求也比较严,难以有效与中学教育对接,因此曾一度被几家大型俱乐部所垄断。比如朝日生命俱乐部,就是对队员进行集中管理,从高中开始上函授课程,高中一毕业马上成为全职运动员。

  据鹤见虹子回忆说,她连高中都没怎么去过,每天只有训练和比赛,几乎失去了练体操的动力;后来国家队集训时田中理惠跟她描述了大学体操部的情景,大家同吃同住,一起训练,一起上课,Koko听了非常羡慕,向朝日提出了退部申请。一开始朝日不肯放人,2011世锦赛后看到Koko已经不行了才决定放手;伦敦奥运后又有两名93的队员想要离开朝日,也是闹得很僵,最后一个干脆退役,一个读了一年大学之后也不比了。而朝日自己的成绩,却在日本女队全面进步的大背景下,从10年前的全锦赛团体五连冠、4位队员入选北京奥运会,沦落到了现在的自家新人全线溃败、靠老将外援和雇佣军(例如前教练因暴力体罚被撤销执教资格而无处可去的杉原爱子)撑门面才能勉强挤进全锦赛团体决赛的局面——所以说这种“闭门造车”式的练法确实已经过时了,而深入校园、文体兼顾,才是现在日本体操的主流。

  (曾经看到一位日本体操迷的观点,他认为日本男子体操强大的秘诀就在于高中,并感慨地说如果什么时候女子体操也能以高中训练为主流,日本女队的春天就算真的来了。现在看来,这位老兄的愿望算是实现了,这也是我所认为的日本女队近年取得进步的根本原因。)

  三、激励队员和教练提高技术水平

  就像漫画角色会练各种绝招一样,日本各高中体操部的队员为了本校能够冲出县内选拔赛、或者在高校综体上取得更好的名次,都会争相上难度。高校综体团体颁发奖状的标准是前六名(日语所谓的“入赏”),今年有一名高三的队员、佐贺县鸟栖高中的女队队长桥本爱彩,说是本来练了后直1260,却因为伤病只能做900,最后一轮跳马,桥本咬着牙上了前直180,但是屈髋过于明显被降成前屈180,最终鸟栖高中获得第七,差一点点没能“入赏”。

  赛后小姑娘面对佐贺新闻的采访把妆都哭花了,说没尽到队长的责任,对不起大家。可能会有人觉得1260和前直180也不算什么太大的绝招嘛,但现实不是漫画,每上一点难度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何况连第七名都如此(她们队还有一名队员做了团旋),可想而知前三名的竞争有多激烈了。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白井自由操的7.3成套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不是世锦赛,不是选拔赛,而是神奈川县的高中生比赛,此外萱和磨的6.8鞍马、早坂尚人的前360+前1080、花岛なつみ的前直540、中路紫帆的毕转+叶格尔、畠田瞳的Shapo180都是在高校综体上亮相的。为了鼓励青年运动员上难度,高校综体制订了一些特别的规则,例如所有进入决赛的队员都可以跳两跳取高分计入总成绩,有C组以上的结束串依然可以获得0.5的特定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日本的基层教练也越来越用心研究技术和编排。去年的女团季军日大附高,自由操前三人都掌握了“人手一个D转一个D跳”的技术,今年的女团冠军东京学馆,跳马的3个有效分是两个DTY一个前直540,无效分居然是Y540。就像前几年日本高中生“人手一个科尔曼”一样,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却都是靠基层比赛切切实实带动了一个项目的技术突破。

  四、有助于选手克服伤病,延长运动寿命

  这一点,除了团队精神的鼓励外,更重要的是以高中为主流的模式延长了体操选手的运动生涯展望,特别是女选手:在俱乐部当全职运动员,很容易面临因伤flop而被冷宫或劝退的风险,但是高中不能因为学生受伤就开除学生,当初既然占了体育特长生的名额招进来,就怎么也得用到毕业,并且高中之后还有大学,既然学业压力那么大那么难以抉择的高中都坚持下来了,大学再坚持一下似乎也不难,于是体操生涯就自然而然地被延长到了22岁。

  而且既然说了高校综体,就不能不说大学:在日本体操界,大学的训练方法和伤病防控都是领先的,原因不难理解:大学是科研单位,总要研究点科学训练的成果出来,程菲就说过,当了武汉体院的名誉副教授之后,就会特别注意思考训练方法。像村上茉爱所在的日体大,他们的校长也是前体操奥运冠军具志坚幸司有三个研究方向:训练方法、心理建设、伤病防控,也就是说在日体大体操部,这三者是同等重要的。村上茉爱入学的时候,情况不可谓不糟,由于体重暴增导致的腰伤,2014年的茉爱已经只能做水旋、屈二、540360、900这一套了,2015年初干脆后直结束趴在地上哭,然而日体大的濑尾教练还在指出她的问题“交换腿跳开度出去就是0.3”,言下之意就是:光靠硬撑对自己狠是没有用的,错的技术不纠正,到时候还是上不去。

  就这样,茉爱在养伤期间一边去去跑步机上减体重,一边慢慢地压开度扳脚尖,并且根据她的情况制定了“腿部肌肉力量练习法”,虽然没有上大的强度但也没有闲着,结果短短5个月之后,茉爱就满血复活取得了世锦赛AA第六的好成绩,今年更是在21岁的“高龄”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世锦赛金牌。

  =====我是进入总结阶段的分割线======

  (为什么要加分割线呢?因为实在是太长了,要是我不提醒一下估计后面的都没人看下去了……)

  平心而论,高校综体是我很喜欢的一场比赛。不仅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地切换直播场地,关键是比赛的氛围很好。日本人很注重观赛礼仪,哪怕是全锦赛内村白井这样的名将,观众也只会在成套开始和结束时鼓掌,其他时间都安静如鸡。

  但高校综体是个例外,整个比赛期间观众席的围栏上挂满了各校的旗帜,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从头到尾响彻体操馆,从直播效果来看甚至盖过了自由操的音乐。都说国外推崇的是“快乐体操”,其实日本很少单纯强调快乐,更多的是“既然选择了,就要全力以赴”,在高校综体的赛场上,有动作失败的泪水,有带伤坚持的不易,但是每一支队伍都是精气神十足,抱团取暖,携手并进,看不到任何的负面情绪,满眼都是青春、拼搏与感动。

  所以我在开篇指出,日本体操很好地利用了自身的文化特点,借助集体荣誉感的力量,打造了独特的校园体操文化,在业余与专业、兴趣与功利、广度与深度之间找到了最佳平衡点。遍布基层的校园体操力量,为日本体操队提供了广大高水平的人才库,这是其他国家所难以比拟的核心竞争力。

  

  

  

  

  

  图为佐贺县鸟栖高中女队、千叶县东京学馆女队和市立船桥高中男队分别穿着校服和体操服拍摄的宣传照,看着这些青春飞扬的笑脸,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透过高校综体,可以看到日本体操近年来的一些变化:

  最明显的,今年的高校综体选拔赛,很多县都爆出冷门,除了前面提到的翔陵高中,去年的女子团体冠军和季军,都因为一个主力的受伤缺席就被掀翻在县内无缘全国大赛;拥有土桥的名经大市邨中学,也在爱知县经历了苦战才勉强以零点几分的优势胜出。

  这种现象在往年是很难见到的,这说明体操正在日本进一步普及,强弱队的差距在缩小,越来越多的学校拥有了高水平的体操部。再如,直到前几年,体操都是日本私立高中的“家艺”,像富田、内村、龟山、神本都毕业于私立高中,然而这几年涌现的新秀如白井、萱、汤浅,他们都来自公立高中,这反映了体操在地方教育部门的眼中越来越受欢迎,越来越肯投入。

  就在上个月,美国男队刚刚宣布,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适应场地选在了千叶县的船桥市立高中体操馆,一个国家队选择一所高中当奥运训练场地,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很罕见的。而且随着东京奥运的临近,许多学校都加大了投入,比如今年横滨邀请赛的男子AA冠军三轮哲平所在的清风高中,在2006年曾上过一期节目专访,因为没有标准的比赛用地板,队员们只能在条形垫子上来回跑着练习,而去年他们建成了符合比赛标准的新体操馆。日体大也在今年宣布扩招,并表示“就是有将更多人培养成奖牌选手的信心”。如果说日本体操真的有进步,我认为是进步在这里;如果说真的砸了钱,那么是砸在这里。

  诚然,这个体系也有缺点:比如各家的技术特长难以统合到一块,比如运动员全靠学校培养很容易“有小家没国家”,比如就算体操进了校园,队员所面临的时间和金钱压力依然很重。就我观看今年高校综体的感觉,各家的跳自技术都不错,场场都有亮点,但高平就很一般了,很多还停留在90年代的技术,这也符合她们国家队给人的印象。

  再如年初日体协曾提出像天朝一样“常设国家队”,结果来的不是世家出身的选手,就是所在学校/俱乐部团体不强,绝大多数的队员都不愿意离开朝夕相处的队友,也不愿意为了那么一丝机会就背离了大多数人所走的道路。这一方面说明日本的体制比起天朝的确缺乏效率,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这种体制在日本已经根深蒂固,是比较符合日本社会现状的。任何一种制度都有利有弊,日本现行的这种体教结合制度,至少在体操普及、可持续发展、提高选手全面素质这几个方面是很好的,几乎是无懈可击的。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东京8分钟”影片的主角是谁?不是任何一个知名运动员,而是土桥ココ。

  

  

  当然了,土桥形象靓丽,成绩也不错,但是日本有很多形象比她好、比她知名的运动员,之所以会选中她,更重要的是因为土桥是高中赛场上的佼佼者,日本体育部门希望通过她来吸引更多的青少年从事体育运动。开玩笑地说,如果日本体操真的是靠东京“砸钱”才进步的,那么对于天朝来说真的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而现实中,日本体操这种每一小步都有基层无数步来推动的模式,注定会是我们长期难缠的一个对手。

  (后记:写完看了一下字数统计,7300多个字……本以为信手拈来的东西,居然写了将近一个星期,中途还一度差点放弃。果然就算再熟悉的领域,想要好好地科普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之前写过一篇介绍日本体操制度的帖子,但主要是给粉丝看的,而且写下来发现很多事情自己也没有搞得很清楚,于是又留心观察了一下并且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就有了这篇。

  近来看到一些人拿日本队当枪使来贬低天朝体操,或者过度渲染“东京威胁论”,这些都是不对的,日本体操队在本质上是一个和天朝旗鼓相当、但很多方面又很不同的另一方天地,互相了解、取长补短,才是面对日本体操正确的打开模式吧。)